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要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你,没有资格跟我抢她!当年没有,现在更没有!

站长 2019-10-8 19:05:39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章 现场直播
漫长而幽静的走廊,高跟鞋踩在地毯上被隐去了多余的声响。
女人穿着一身浅紫色齐膝短裙,长发披肩,染着时下最流行的棕色发色,不疾不徐的从走廊一头走到了另一头。
一间套房门外,男子一言未发的双手递上一张门禁卡。
随着咔嚓一声微不可察的开门声,女人细长的手臂推门而进。
“欢迎大家收看这出精彩的成人直播,现下由我来为大家热烈的介绍一下本色友情出演的两名男女主。”江清柠高高的举着手机,摄像头正正的对着凌乱大床上被吓得不知所措的两人。
沈天浩原本正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展男性威严,始料未及在自己最骄傲时刻被人强行的打乱了节奏,以至于当场蔫了。
江清柠调转摄像头,再一次的对准了企图躲进被子里掩藏自己的女人,笑逐颜开道:“来来来,咱们女主角大方的给个特写,你放心,我加了美艳,加了滤镜,加了特效,保准这场现场直播你们是最美丽的主角们。”
“江清柠,你疯了?”沈天浩怒不可遏般用枕头挡住自己的重要部位,两眼死命的瞪着跟自己闹这一出的女人。
江清柠不怒反笑,镜头毫不避讳的将吹胡子瞪眼睛的男人拍摄进去,她道:“男主角现在非常气愤,可能是老铁们的六六六双击不够,赶紧六六六飞起来,飞机大炮刷起来,让咱们踊跃登上直播第一名。”
沈天浩气急败坏的将桌上的手机、烟灰缸,一切能扔的东西全部都扔了过来,咆哮着吼道:“江清柠,你给我关了,你立刻给我关了。”
江清柠却是充耳不闻般为自己刷了一大波礼物,让热点达到直播间前所未有的高度。
沈天浩裹着被子忍无可忍的扑了过来,强硬的抢过了她的手机,用力的砸碎在地上。
江清柠捧腹大笑起来,“啧啧嘴,这就生气了?”
沈天浩狠狠的剜了她一眼,“你这是在逼我弄死你。”
江清柠毫不畏惧他那不值一提的威胁,双手交叉环绕在心口位置,冷冷道:“你和我妹妹暗度陈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也会弄死你们?”
“你——”
“兔子也不吃窝边草,沈天浩你再贱也别贱到搞你的小姨子啊。”
沈天浩怒目而视,“给我滚,你立刻给我滚,我们从今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江清柠抬起手阻止他再继续说下去,一脸嘲讽道:“别说,就你这身子板,我嫌脏。还有被子里的那一个,别躲了,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老的抢我妈的位置,小的抢我的位置,果真是亲生的啊。”
“江清柠你说完了没?我们会解除婚约,以后别再缠着我。滚!”
江清柠斜睨一眼没有动静的被子,再道:“贱人配狗,天长地久,我在这里恭祝二位百年好合,千万别放弃彼此,就当做替天行道做做善事了。”
“啪”的一声,套房的门被狠狠关上。
江清柠浑身上下气的直发抖,却依旧高傲的抬头挺胸一路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我是江家大小姐,没有人可以骑在我头上耀武扬威。
“清柠,清柠,我在这里。”酒店外,簌簌簌的落叶声将多余的声音掩盖而去。
江清柠刚出酒店就被一人给拽着手臂拉扯到了一辆静止不动的轿车底下。
徐萌萌压低着声音道:“你的直播间炸了,记者们得到消息都在往这边过来。”
江清柠咬牙切齿道:“萌萌你说的没错,江清河那女人果然和沈天浩有一腿。”
“学校里都传开了,就你还对那臭小子深信不疑,现在亲眼目睹相信了?”徐萌萌叹口气,“可是你把事情搞的这么难看,怎么收场啊?”
“我怕什么,偷女干的人又不是我。”江清柠摸了摸自己的刘海,“来了很多记者吗?”
“嗯,都快把酒店前门给堵死了。”徐萌萌不禁担心道:“你爸知道了会不会打死你?”
江清柠满不在意道:“反正他眼里现在就那对贱母女,哪怕是我被人绿了,只要江清河哭一哭,我爸恨不得把我吊起来打一顿。”
“这事还真不好收拾,不过你也是出了一口气,要不这两天去我家住避避风头?”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沈天浩那混蛋玩意儿说了要和我解除婚约。”江清柠用力的扯了扯自己的裙角,“他还有脸提我们的婚约。”
“你们的婚约可是你爷爷和他爷爷定下来的,谁敢提解除两个字?”
江清柠低下头,“都是欺负我爷爷去世了。”
徐萌萌抱住她,“离这种玩意儿远一点对你更好。”
“可是我不甘心。”江清柠捡起一块石头往前丢去,“我不能平白无故的便宜了这对狗男女。”
“你还想做什么?直播都搞出来了,现在全城都知道沈天浩和江清河搞在一起了,你还要做什么?”
江清柠深思熟虑一番,突然贱兮兮的笑了笑。
徐萌萌被她这种阴测测的笑容搞得六神无主,略显错愕道:“宝贝儿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别笑了,瘆人。”
“我记得沈天浩最害怕他家三叔,对不对?”
徐萌萌点头,“整个宁城都知道沈三爷的威名,那一跺脚京城都得颤三颤的大人物,谁不怕?”
江清柠卖弄的挤了挤自己的上衣,“你觉得我有几分姿色?”
徐萌萌被呛得咳嗽不已,她诧异道:“你难不成想要去——”
江清柠直言不讳道:“沈天浩不是仗着沈家在宁城只手遮天吗?那我就去把他的天给捅了,看他还有什么资本在我面前横眉竖眼。”
“清柠你这是受刺激脑子进水了吗?”徐萌萌摸了摸她的额头,体温很正常啊。
江清柠扒开她的手,一本正经道:“你帮我打听打听沈三爷什么时候回来,我得赶紧准备好和他的第一次邂逅。”
“清柠你可要知道沈阎王这个名号不是浪得虚名的,这些年有多少女人企图爬上他的船,坊间都快传闻这男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了。”
“怕什么,被沈天浩戴绿帽这种丢人的事都发生了,我还怕一个区区沈三爷吗?”
区区沈三爷?
车内,气氛异常的压抑。
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面色有些难看,有好几次想要提醒提醒车旁窃窃私语的两位女士换个地方聊天时,都被身后那道犀利的眼神逼得选择做一个称职的瞎子聋子。
沈烽霖莫不在意的转了转自己的尾戒,饶有兴味的听着车外聊得起劲的话题。
勾引沈三爷!
然后下药一马平川来个轰轰烈烈!
不得不说,有前途。
这个想法很有前途。
司机紧张的绷直了身体,更是汗如雨下,小心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喜怒从来不形于色的老板,是坏是好总得吱一声啊。
再让这两位小姐说下去,怕是还会再来一个奉子成婚了。
司机实在是想不到究竟是谁给这二人的勇气竟然敢当着沈三爷的面商量怎么睡了他。
这份勇气,实属难得啊。第2章 高调退婚
沈天浩的新闻一经传出,震惊了整个沈家。
沈老爷子亲自下了命令全部封锁消息,但在一个小时之后却被传出被人解锁,使其事情愈演愈烈,闹得整个京城人尽皆知。
沈家:
沈天浩一脸委屈的坐在沙发上,有苦难言的看着姗姗来迟的父母。
沈天浩父亲是沈家长子沈一成,正面如土色的瞪着恨铁不成钢的儿子。
“爸,您赶紧把新闻都撤下来啊。”沈天浩焦急的望着无话可说的父母,心里莫名的滋生一种不祥预感。
“你三叔刚刚来了电话。”沈一成说着说着又没声了。
沈天浩一听三叔的名字,被吓得虎躯一震,“他不是还没有回国吗?”
“今早就回来了,一回来就听说了你的事。”
沈天浩蔫坏般的不敢再造次的,规规矩矩的坐好,他道:“三叔说了什么?”
“天浩已经二十有二了,这个年纪是个成年人,做错了事便有责任担责,沈家丢不起这个人,但也没有义务替他善后,搞出这档子事,自己想法子去。”沈一成一个字不落的全部陈述了一遍三弟的话。
沈天浩脸色黝黑,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家三叔会说出这种大义灭亲的话,当场被急红了眼,他道:“爸,您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儿子被全城人笑话吗?”
“你三叔说了现在被当做笑话的是江家姑娘,你和江清柠可是有婚约的,你倒好,要偷腥也不知道偷远一点,偏偏偷了她妹妹,这不是故意打人家的脸吗?”
“我和清河是真心相爱的。”沈天浩憋着气,“我不管,你们得替我解决了。”
“如果我说不行呢?”强势霸道的另一道男低音从两人身后传来。
沈天浩闻声倏地挺直后背,整个人僵硬到动弹不得。
沈烽霖面无表情的走进客厅,脱下西装外套递给身后的佣人,大步一跨稳稳的坐在了椅子上。
沈天浩当场一声不敢吭,老老实实的像极了乖巧学生。
沈烽霖今年三十有三,沉稳内敛,却又锋芒毕露,任谁第一眼都不可忽视他那得天独厚的王者气势,仿佛三尺之内,寸草不生。
“三、三叔。”沈天浩连大气不敢出,怯生生的喊了一声。
“嗯。”沈烽霖端起茶杯呡上一口,“你刚刚说要替你解决什么?”
“我、我知道错了。”
“收拾一下,登门道歉。”沈烽霖的声音不轻不重,却是掷地有声的回荡在客厅内。
沈天浩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道:“三叔,您要我做什么?”
“你不是说知道错了吗?既然知道错了,接下来就不用我教你该怎么做了。”
“我不去。”沈天浩骨气铮铮的拒绝着。
沈烽霖没有逼迫他,而是两眼目不转睛的对望着他,眼神很冷,像严寒中的一场大雪冰冻了视线内的所有生物。
沈天浩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哆哆嗦嗦道:“我没有对不起、对不起她江清柠。”
“管家。”沈烽霖突然喊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管家得到传唤,忙不迭的走上前,“三爷,您请说。”
“通知一下学校,沈天浩最近一周可能都去不了了。”沈烽霖漫不经心的放下茶杯。
咚的一声,所有人如同接收到了什么特殊指令,全部安静的撤出了客厅。
沈天浩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连认错,“三叔,我道歉,我立刻去道歉。”
“在没有得到江小姐的原谅之前,别让我看见你。”沈烽霖起身,扬长而去。
沈天浩委屈的看了一眼自家老父亲,“爸,您就不帮帮我?”
“时间不早了,大家洗洗睡吧。”沈一成置若罔闻般上了二楼。
沈天浩颓废的坐在地上,越想越气,越气越恨。
翌日,天色晴好,碧空万里。
江家倒是一夜相安无事。
江清柠坐在梳妆台前,反复的揣摩着镜子里如花似玉般美丽的女子,沈天浩究竟是哪只眼视力不好会看上江清河那个一无是处的白莲花了?
难道就因为她比自己会撒娇?
话说江清河是怎么撒娇的?
“咳咳。”江清柠扯着嗓子咳了咳,依葫芦画瓢的学了学,她刻意的嗲着声音,“天浩哥哥,我想学猫猫叫,喵喵喵。”
江清柠浑身打了一个颤栗,嫌弃的摇了摇头,太惊悚了。
“叩叩叩。”保姆陈妈敲了敲门,“大小姐,沈家来人了,老爷叫你下去。”
江清柠放下手里的散粉刷,果然暴风雨前都是安静的,昨晚那么安静就代表着今天必定是狂风暴雨的一天。
大厅里,已经坐上了好几人。
江父喜笑颜开的对着沈天浩连连称赞,“天浩今年就要毕业了吧,有想好是进家族企业还是出来历练历练?”
沈天浩非常享受这种被奉为上宾的成就感,他道:“暂时打算出去闯一闯。”
“年轻人就应该有这样的魄力。”江父看见了女儿的身影,忙招呼,“清柠过来坐。”
江清柠轻撇了一眼不请自来的家伙,语气不善道:“沈公子两手空空的来应该不是来做客的。”
“清柠怎么说话的?”江父拉了拉她的手臂,“上门是客,礼貌一点。”
“伯父不必客气,我来确实不是做客的,我是有些话想要当面跟您说说。”沈天浩见到姗姗来迟的江清河,瞬间犹如蜜蜂见到了花蜜,迫不及待的就朝着她走了过去。
江清河娇羞的低了低头,“爸都看着咱们。”
江父如雷轰顶,“你、你们——”
“我以为伯父看到了昨天的新闻,看来您贵人事忙没有去关心,没事,我今天当面和您说说。”沈天浩温柔的牵起了江清河的手,大声宣布着,“我想娶清河。”
江父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差点晕了过去。
满屋子的佣人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所有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这滑稽的一幕。
江清柠只觉得自己的脸被人狠狠的抽了两巴掌,她却不得不保持那份镇定,故作平静道:“所以你是来退婚的?”
“也不算退婚,当年老爷子们定下的是沈家与江家的婚约,也没说非得娶你江清柠才对,不是吗?”沈天浩很得意自己扳回了一城。第3章 让你道歉
江清柠不置可否,冷眼看着故作琴瑟和鸣的二人:“是啊,老爷子们也只是说两家联谊,至于娶阿猫阿狗还是得咱们沈大少爷开心就好。”
“既然这样我就也不说那些废话了,清河下个月二十了,也是时候订婚了。”沈天浩紧紧的握着江清河的手,明目张胆的告诉所有人他的决定以及决心。
江清河面色绯红,“天浩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们两个!清河你们说的是真的?”江父站起身,目光凝重的周旋在二人身上。
江清河点了点头,“爸,我和天浩是真心相爱的。”
“可是,可是他是你姐姐的未婚夫啊。”
“他们不是没结婚吗?更何况就算结婚了,也不能绑着不相爱的二人啊。”江清河小声嘀咕着。
“但也不能这么胡来啊。”江父气晕了头,“清柠你怎么说?”
江清柠轻笑道:“爸,您想怎么做?”
江父自知自己有愧于自己的大女儿,可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强迫他们啊。
江清柠佯装毫不在意的坐回沙发上,掩饰着自己轻微颤抖的身体,她道:“反正都是我玩剩的,江清河喜欢就拿去呗,我这个人不屑收藏垃圾。”
“江清柠你嘴巴放干净点。”沈天浩怒吼一声,“我可是客客气气和你说话。”
“我也是挺客气的,不然你这脸上可就没有那么干净了。”江清柠毫不避讳他的针锋相对,两两四目相接,谁也不甘示弱。
“老爷,来客人了。”佣人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江父一个头两个大,烦躁道:“这个时候不见客。”
“可是来人说他姓沈,是沈大少爷的三叔。”佣人再道。
沈天浩愕然,“你说谁来了?”
“不好意思冒昧前来,没有打扰几位商量正事吧。”沈烽霖大步流星般踏进客厅,本是明亮的大厅仿佛刹那间亮了一个度。
江清柠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沈三爷,他很年轻,也很帅气,那英俊的脸上沉淀着岁月的成熟气息,不同于沈天浩的朝气蓬勃,沈三爷给人一种过尽千帆的沉稳潇洒。
强势,很强势,他就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存在!
客厅,霎时落针可闻。
“快,赶紧上茶,把我珍藏的雨前龙井拿出来。”江父回过神,连连招呼着佣人们。
“江董事长不必客气,今天前来,实属冒昧。”沈烽霖眸色沉沉,饶是自家人沈天浩也是看不出他现在是喜是怒。
沈天浩有些慌,他真是始料未及他家三叔会突然跑来,莫不成是来监督他道歉的?
似乎沈烽霖没那么清闲啊。
在沈家,他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连爷爷想要见他一面都得提前一周打一通电话。
他何时这般清闲来外家做客?
“沈三爷请坐。”江父亲自端上茶盏,一张脸笑的都快成了一朵花儿。
江清河两眼含羞的偷偷打量了一番那个一出现便是蓬荜生辉的男人,果真如同传说那般,神色淡漠,生人勿近。
“清河,这是我三叔。”沈天浩趁此机会先发制人的把江清河推了出去。
江清河面如桃红,一副小女人的娇羞模样,温婉动人的轻唤一声,“三叔。”
“对于无亲无故的人,她还配不上这一声三叔。”沈烽霖这一句话犹如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江清河脸上。
江清河原本还有些绯红的脸色这下子彻底面无血色,当场愣住,连反驳都不敢反驳一句。
“三叔,她将来可是你的侄——”
沈烽霖一个眼神过去,吓得沈天浩的话顿时戛然而止。
“扑哧。”江清柠很努力的憋着笑,实在是憋不住了笑了出声。
江夫人当即沉下脸,怒斥一声,“没有礼数。”
江清柠不怒反笑,“当真没有你女儿有礼数,初次见面就直呼人家三叔,那小嘴儿跟抹了蜜一样甜。”
“好了,一人少说一句,还有客人在。”江父立场有些尴尬,更是摸不准这位沈三爷的心思。
沈烽霖不着痕迹般看了一下偷笑的丫头,这便是那个想着睡了自己的小家伙。
“三叔,我和清河是真心相爱的,我真的是很爱她。”沈天浩紧紧的抓住江清河的手,企图身体力行的告诉自家三叔他的决心以及真心。
“我今天让你来江家是所谓何事?”沈三爷问。
沈天浩眉头一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跟自己洋洋得意的江清柠,哪怕自己把口水都说干了,她肯定也不会松口说原谅自己。
这种浪费时间的事,他懒得做。
“说话。”沈烽霖加重语气。
沈天浩皱紧了眉头,道,“三叔你不懂感情,你不明白我和清河是真心实意的。”
“所以你是在埋汰我三十好几也没个女人不懂你们那感天动地的爱情了?”
偌大的客厅,突然死一般的沉寂。
“或者是准备教育我这个老男人情为何物,不懂别瞎说?”
“再或者你是在向我炫耀你年纪轻轻就能左拥右抱见一个爱一个?”
沈烽霖步步紧逼,直到将沈天浩逼到沙发角,退无可退。
沈天浩吓得浑身直哆嗦,忙道,“三叔,我说错了,我以后一定会谨言慎行。”
沈烽霖居高临下般轻撇了他一眼,“我今天让你来做什么的?”
沈天浩不得不硬着头皮老实回答,“我会向江清柠道歉的。”
江清柠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性的看向本是渴望反抗却被逼着认输的渣男沈天浩,他也碰巧看到了自己。
沈天浩举步维艰的走来,几乎咬牙切齿的说,“我为我那无礼的退婚道歉,江清柠你就一句话,原谅还是不原谅?”
“啧,不愧是财大气粗的沈家,这道歉的方式都像是逼人就范,如果我说不同意呢?”江清柠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
“沈天浩,注意你的言辞。”沈烽霖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沈天浩抿嘴不语,却被迫身后的视线太锋利,不得不乖乖听话,他放轻语气,再说了一遍,“我为我的无礼行为道歉,江清柠你原谅我吧。”
“沈大少可真是抬举我了,当初我们的婚约是我爷爷立下的,现在他尸骨未寒你们沈家便背信弃义打算毁约,无论于情于理你们该道歉的人都不是我。”
“你耍我?”沈天浩忍无可忍,撕破脸吼了一声,“别给我不知好歹,我能玩死你,你信不信?”
江清柠沉默不说话。
沈天浩气急,死瞪着她,“今天我能过来都是给足了你面子,你非要和我撕破脸,以后谁都甭想过舒坦日子。”
“呵呵,沈家就是沈家,这字字带针带刺,饶是我江家是宁城首富也得看你三分脸色,还当真不敢驳了沈家的警告。”
“算你识相。”
江清柠抬了抬头,两两对视,“沈大少爷请回吧,你的道歉,我们小门小户可担待不起。”
沈天浩心高气傲的转过身,却又当场蔫了。
只因为沈烽霖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盯的他心里发毛。
沈天浩不可抑制的吞了口口水,轻声道,“江清柠让我走了。”
沈烽霖依旧瘫着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声音极沉,却铿锵有力,他道,“江小姐说的没错,这门婚约是当初江老爷子亲自定下的,我们沈家私自解除是为不义,理所应当跟他老人家磕头赔罪。”
沈天浩越听这话越不对劲,只是心中的疑惑还没有得到答案,自家三叔已经替他解答了。
“跪下。”沈烽霖不容商量的一声吼,吓得沈天浩情不自禁的跪了下去。

<a  target="_blank">去微信看!</a>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